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 京 叶 子 的 博 客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甘化春泥绿大地(本博作品 均为原创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从大山来,带着一片叶. 来到金陵城,摆到网博客. 随意写心曲,权当写作业. 欢迎博友来,指点帮总结.

网易考拉推荐

无限思念  

2008-04-02 18:03:22|  分类: 叶子情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无限思念 - 南京叶子 - 纯     净     心    灵
      “  清明清明,祭祖上坟”,每当清明时节看见人们拎着冥币、捧着鲜花去上坟时,我不禁思念起我那过世已久的奶奶……
       奶奶是1976年走的,走时73岁。不过在那时,在那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能活到这个年龄算是“高寿”了。1976年我上中学,记得我回家将毛泽东他老人家过世的消息告诉我奶奶时,她随口说了一句“天天喊万岁,还是走了啊。我这把身子骨好象也熬不过今年了!”那时奶奶身体在我眼里看来还很硬朗,我把她的回话根本没有当作一回事,便去忙我的去了。可谁知就是那个腊月,我奶奶真的走了,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!
       奶奶总是那样的勤劳。爷爷过世早,我来到这个世界时,他却早已去了另一个世界。丢下的全家拖累,奶奶勇敢地扛了下来! 在我的记忆中,她一年四季,总是早起晚睡,整日里忙忙碌碌。早起挑水、劈柴、洗衣、做饭。白天下地挣工分,晚上纺线衲鞋地……除了吃饭,仿佛没有歇的。

无限思念 - 南京叶子 - 纯     净     心    灵
      奶奶的脚是正统的“三寸金莲”,我看见她挑水总是一歪一歪的,但每当我跟在她后面走山路时,她却不比别人走的慢,有时我还要跟着小跑呢!在那个大集体、大锅饭的计划经济年代,你再勤劳,再能干,但其日子过的并不好。特别是象我爷爷辈还有一个地主成份背着。全家的日子更为艰难!
       也就是我奶奶走的前一年,我上学所需的10多元学费,一时没有着落,奶奶听说公社收购站在收糖箩(刺梨),便背起背篓到山上去采摘这浑身带刺的东西。这糖箩不仅自身长满小刺,而且其生长它的树本身就是刺,所以人们看见它,都让得远远的,害怕刺破衣服,刺破皮肉。山区的农家,很少有手套的,奶奶那天回来,长满老茧的手上还是划了几道伤痕!我看到这情形后,心里虽很难受,却没有其他的好办法。星期天我便也跟在奶奶的后面摘起了糖箩。山上刺梨这种植物不是很多,但真正结刺梨的就更少。记得我跟在奶奶后面,翻了好几道山,才偶尔碰着几棵。有的只结几个,结得多的也就20多个。这刺梨个头小,大约100个左右才有一斤重。我用剪刀小心翼翼地一个一个的往背篓里剪,稍不留神,手就被划破。这样前后忙乎了10来天,总算凑足了那笔可观的学费!
       奶奶心地善良。虽然家中生活很是艰难,但只要是要饭的打上门来,她那怕自己不吃饱,也要送给别人吃。记得一个冬日的中午,家中刚开饭,门口便站着一个衣衫烂褛的要饭花子。奶奶二话没说接过要饭花子的破瓷碗,就手剩了大半碗,并挟些菜后才递了过去。要饭花子走后,奶奶那顿饭只好用多吃山芋来填肚子了。一天吃晚饭时,一个小矮人(侏儒)要饭转到了我家,他说他一天没吃多少东西,奶奶听了很是怜悯,将锅内的饭全部装给了他,并让他和我们一道吃。小矮人吃饱饭后,在我家高兴地唱起了“黄泥巴墩,铁筛锣,黄毛媳妇扁嘴婆”其唱声竟引来邻居观看。不论啥时,要饭的到我家门上,只要我奶奶在家,总是没有扑过空的……

无限思念 - 南京叶子 - 纯     净     心    灵
      奶奶不仅白天下田下地到生产队挣工分,而且晚上她总是会做那些针线活。家中有一个纺线车,奶奶一手摇着车把,一手拉着棉条,只见这棉条在奶奶手中变成细线,绕成线团,然后将这线团送到织布坊,织成老布……奶奶时常借着煤油灯光衲鞋底,做鞋帮。不仅给自家人做,有时还帮别人家做。奶奶的针线活做的细,按现在人来说就是质量高,是一个制鞋工匠。邻家有时还前来取经,奶奶也总是乐于指点,因此,很结人缘,尽管在那个“以阶级斗争为纲”的年代,她这个“地主婆”却很少吃苦头。
        奶奶胸怀开阔,遇事坦达。记得一次大队通知我奶奶送柴火到公社。这是那个年代让“地、富、反、坏、右”公派的差事,即公社机关食堂烧的柴火都是由全公社“地、富、反、坏、右”五类分子轮流供给。我知道这事后,心里一直抱不平,可奶奶总是一声不吭地将柴火按规定送了去,她说,不就是一担柴火吗,没有什么了不起,凡事都要看开些。不用说,奶奶的这些言行至今还影响着我!
        奶奶走之前虽身体一直很好,但也确实有些预兆。记得我从学校回去时,奶奶对我说,这阵子好象嘴特别谗,特别想吃点肉,但却没钱买。她让我到30里开外的姑妈家去一趟,看她那里是否还有腊肉(腌制的咸肉),可我却没有去。谁知就那个礼拜,奶奶就离开了这个世界。我从学校奔回去时,看见奶奶的那张嘴始终张着,不禁“哇——”的一声哭出了声。我用手想将那张嘴合拢起来,却是徒劳。是啊——奶奶太苦了,临走前,想吃点肉这样的愿望却未能实现。如果那天我去了姑姑家,您吃上了肉,也许您的嘴便会是合上的……
        在另外的一个世界里,奶奶您好吗?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无限思念 - 南京叶子 - 纯     净     心    灵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8)| 评论(15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